耳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最终的面对面角力开始了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0:49 阅读: 来源:耳罩厂家

世界最终的面对面角力开始了

这个世界最终的角力是发生在中美之间,虽然俄罗斯是帝国,但俄罗斯的人口只有不到2亿,而且人口在下降,经济潜力与中国不可同日而语,不是美国的直接对手。随着俄罗斯通胀的延续,时间将耗尽普京的支持率,也将耗尽俄罗斯的国力。  乌克兰战争、也门事件不过都是外围,也是角力的开局。而近期多个事件代表着中美的角力已经到了中局。

首先是亚投行。最新消息显示,提出申请以意向创始成员国身份加入亚投行的国家总数已达50个,其中30个国家已成为正式意向创始成员国。  彭博发表评论文章称,当世界大多数国家聚焦日益动荡的中东形势对美国造成的挑战时,一幅曾经难以设想的景象正在亚洲展开。  美国未能扼杀中国设立亚投行的倡议,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盟友表示希望加入该机构,美国的意愿正遭到它们的公然违抗。  美国反对亚洲地区设立类似机构已不是头一次,上世纪90年代末,有关成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倡议就遭到美国的抵制。  即便是在当时,促使双方这么做的动机也与当前没什么两样。亚洲国家对它们在由西方主导的现有国际金融体系中受到的对待极度不满和愤怒。  和当前一样,美国对亚洲成立新机构的反对态度表明,它担心已有多边体系遭受冲击,从而导致它的影响力下降。  这一次,中国正在领导亚洲国家表达它们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停滞不前的不满。  中国正在通过筹建亚投行、一家新的开发银行以及不断增加的双边协定另辟蹊径,逐渐绕过传统的制度安排。难怪美国又开始担心西方主导的现有国际金融体系遭到侵蚀。  但是,即使双方动机与过去无异,但这次的结果可能会非常不同。  美国无法再强加自己意志的情况,反映出了国内和国际两方面的因素。  随着美国经济不断从全球金融危机中摆脱出来,它和欧洲、日本一样,开始将政策重心转向国内。这种情况是在政治两极分化的背景下产出的,政治对立已导致最基本的经济治理工作陷入瘫痪。  而在国际层面上,近年来经济格局的变化促使中国变得更加自信和强势。而且,与很多西方经济体不同,中国愿意为区域性的规划投入大笔资金。  与此同时,美国的全球经济影响力,尤其是在国际性机构中的影响力,却由于国会一再阻挠对IMF进行小幅改革而遭到削弱。  美国真的有必要考虑转变策略了。美国不应再一门心思地抵制亚投行,而是要加入进去,与其它成员国共同来确保战略上的连贯性及有效的运营制度。  这样做更有可能会让亚投行成为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有效补充,而非大费周折地取而代之。这样也会使亚投行有更多机会吸取世界银行的教训,并采取更具现代化的发展工具。  美国所面临的挑战并未结束。它在亚投行问题上遭遇的挫折,再一次证明国会的功能瘫痪不止会阻碍美国经济的发展和繁荣,它还会与阻挠IMF改革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一起,不断地侵蚀美国的全球经济影响力。  英国《金融时报》称,“亚投行的事情正在演变成美国的一场外交惨败。”  其次,人民币储备货币。  中国和美国,在亚投行的角力还未完,又迎来新的一次战斗。中国政府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希望让人民币获得IMF的特别提款权(SDR),成为IMF的储备货币。上周IMF总裁访华时,也公开称人民币加入SDR只是时间问题。然而中美亚投行之战遭遇盟友集体倒戈的美国,明确反对该项提议,不希望轻易让中国得逞。美国是IMF的主导国家,在该组织有很大话语权。亚投行之后的人民币之战似乎到了美国的主场。  在争取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行动中,中国正在得到美国关键盟友的支持。但奥巴马政府却发出威胁,不能让中国欲增强其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地位的计划得逞。  中国领导人正在试图说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把人民币列为储备货币。如此一来,人民币将跻身美元、欧元和日元,加入精英货币集团。这步棋也可以帮助人民币加快实现自由化。  给予人民币储备货币的地位可以增加世界主要央行对人民币的需求。这是中国试图挑战美国在全球政治经济中主导地位时,强化中国角色的关键一步。  德国和澳大利亚的财政官员本周表示,在北京的请求下,他们将支持中国的提议。  然而,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周二释放出信号,表示奥巴马政府不会支持这个提议,除非中国有更多举措来提振经济。人民币要实现国际化,他说,还需要“汇率更多由市场决定,利率自由化以及有一套完善的金融规管和监督体系。”  中国一直在前进:北京本周宣布将于五月实行存款保险制度,这是对金融部门改革的关键一步。  中国不断增强的经济影响力,让中美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  “我们对中国试图融入世界经济的努力表示支持。”澳大利亚财长科尔曼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说。中国官员正在游说IMF的其他核心成员国。英、法等国都在积极推行人民币在货币市场的使用率,北京也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支持。  但是,中国也能预料到美国的反击,因为美国在IMF的投票可以让这个计划流产。要得到IMF给予的储备货币地位,人民币必须“可自由使用”。  “可自由使用”这个词一直被IMF的高层反复阐释着。尽管中国的政策是要小心维护人民币的价值,但这并不排除人民币会被考虑的可能性。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一直在积极推广人民币的国际化使用。让他能够达到IMF的“可自由使用”的标准。根据香港专员办公室数据,以人民币结算的中国贸易量,已经从2009年的0.02%上升到去年的25%。现在全世界已经遍布15个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包括俄罗斯、英国和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的央行,都与中国签订了总值4300亿美元的货币掉期协议。  美国希望中国加快对金融部门的改革,以赢得储备货币的地位。雅各布卢说,“这可以激励金融部门的改革。”  IMF执行总裁拉加德上周在中国表示,IMF也能从人民币加入储备货币中获益。这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该不该被加入的问题,她说。可以确定的是,即使人民币得到了IMF的认可,成为储备货币中的一支,人民币也不太可能动摇美元的霸主地位。  目前,美元储备站到了全球货币储备量的60%。即使是乐观的经济学家,也会说,要让人民币足以撼动美元,还需要10至20年。  目前,中国对IMF提出的恳请仍然面临顶头风。IMF副总裁朱明说,尽管人民币在贸易中的使用量已经大幅攀升,中国对资本流动的管控,仍让外界对人民币是否符合“可自由使用”标准充满疑虑。  据中国人民银行官员说,以周小川为代表的中国官员,也把加入储备货币,作为加快金融部门改革的一个途径。中国政府如果继续坚持推行经济改革,就可能在今年得到美国的支持。  康奈尔大学教授、前IMF中国区负责人EswarPrasad认为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是无可避免的趋势,美国官员也认识到这一点。他说:“美国政府所做的只是为了讨价还价,让IMF不要轻易妥协。”在他看来,美国希望的只是中国不要赢得那么轻松。  第三,缅北事件。知名经济学家如松认为,这是中国周边的一把火,现在又点起了另外一把火,朝鲜威胁打击联合国首尔办事处,所谓朝鲜的人权问题,就是金三的脑袋问题,预计在这件事上金三没有丝毫的妥协余地,甚至有可能做出非常剧烈的反映。  任何一个独裁的统治者,都会高估自己的实力,以为自己是天下老子第一,朝鲜战争期间,金老大一样觉得自己是老子第一,希望干掉南朝鲜,结果自己被打的屁滚尿流,最终到北京求救,如果没有北京,金老大的脑袋也危险。从头脑的思维模式来说,金三和金老大不会有差别,这是朝鲜的制度所决定的。而美国人就是不停地刺激、再刺激,直到金三开始任性。  这件事情上,中俄都没有救助金三的余地,因为人权是国际上的最高准则。  第四,缅北、朝鲜和前期的湘江,都是一个目的,将资本赶出中国,挤破泡沫,这些所有的行为都是和美元升值相辅相成的。  最终的目的当然是用美元剪人民币的羊毛  但是,我们不希望泡沫破裂,中国与美国都知道泡沫的焦点所在,那就是债务。  本来,人民币债务不是太大的问题,终归中国有自主发钞权,印钞可以解决所有的内债,但是,我在前面说过,内债可以用印钞来解决,但印钞的同时,就保不住汇率,形成外债危机。  所以,要拼命地加杠杆,3.30救市政策看起来是拯救房地产,实际上是拯救债务,因为地方债必须靠土地来偿还,当大众买房,就可以继续卖地,通过民间加杠杆拯救地方债务;这还不够,昨日开始又准许养老保险投资地方债,这实际上依旧是用民间加杠杆拯救地方债的模式,因为养老保险是“主人”的,但掌握在“仆人”手中,如何用、怎么用也是“仆人”说了算,现在拿去拯救另外一个“仆人”的债务。  给“主人”在股市、房地产、地方债上加杠杆,对抗美国的剪羊毛。  中国希望加入SDR,提高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通过印钞拯救债务,又将印钞的货币引向国际,美国人当然不愿意,所以,美国财政部长才说:人民币暂时不具备加入SDR的条件。  中国与美国的思维都是非常清晰的。  现代人很精明,如果此时采取继续加大印钞力度的措施拯救地方债务和银行债务,意味着汇率爆掉,汇率爆掉的含义是“仆人”爆掉;可是,“仆人”让“主人”加杠杆,最后爆掉的是“主人”,仆人的日子就容易渡过去,羊与狼的关系就是如此。  过去的对抗体现在外围,遥远的乌克兰和中东,目的是让北极熊趴窝,现在开始进入中局,缅甸、朝鲜、一系列的加杠杆等都不是遥远的事情,相当于来到了身边。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