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耳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古代守城巅峰之战这一仗比淝水之战惨烈得多

发布时间:2021-01-11 17:26:34 阅读: 来源:耳罩厂家

中国古代守城巅峰之战,这一仗比淝水之战惨烈得多

安徽省明光市柳巷镇境内的淮河上,有一座仅存遗迹的古代拦河大坝,这就是著名的浮山堰。它兴建于南北朝时期,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土石坝工程。这座历经千余年洗礼的大坝,如今依然静静地屹立于河上,向人们诉说着那段惨烈的战事。

▍淮南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每次南北对峙,有三个地方是兵家必争之地:淮南、荆襄和汉中。此三地,从东至西绵延数千里,犹如常山蛇势。

东晋南北朝时期,五胡乱华,中原板荡,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之六七。南朝偏安江南,国力较弱,总体来说处于下风和守势,其统治中心一般是以今南京或杭州为核心的江南地区。淮南乃江南之屏障,是南朝防御的重中之重,守江必守淮,故南朝多派重臣宿将驻守此地。

诚如宋人唐庚所言:“自古天下裂为南北,其得失皆在淮南。”北方势力若得此地,则可饮马长江,兵锋直指建康,令南朝寝食难安;南朝若据淮南,则江南之地可保无虞,且可以两淮为根据地,进一步经略中原,北狩河洛。

北朝重骑兵

此外,淮南一带气候温暖,雨量充沛,河流众多,具有丰富的水利资源,对发展农业非常有利。三国时期魏国曾经在两淮大兴屯田,为后来西晋灭吴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因此,无论从军事防御还是经济建设的角度来讲,对于南北双方来说,淮南都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淮南之地,又以寿春(亦称寿阳)为重点。寿春即今之安徽寿县,淮河主要支流颖河在其附近汇入淮河,颖河为中原与江淮之间的重要交通线,颖河与淮河的交汇口称之为颖口,而寿春正对着颖口,实为交通要冲。

据统计,东晋南北朝时期,北方政权的大规模南征行动共有19次,其中经过寿春方向多达12次,这其中包括383年淝水之战、450年北魏南侵这两次著名战役。而行军路线大体是沿着浚仪——陈、项——寿春——合肥——濡须口一线,最终顺濡须水而入长江。

这条线路有两大特点,一是地理位置居中,不偏不倚,便于作战部队东西两线策应;二是沿线地区河流纵横,水运便利,在缺乏现代化交通工具的古代,水运的成本远较陆运为低,便于粮草军需传输和兵力投送。因此,寿春是整个南朝淮南防御体系的核心。

▍对峙双方实力此消彼长

东晋末年刘裕两次北伐,攻灭南燕、后秦二国,取得自永嘉南渡以来南朝最大的北伐战果。使南朝势力一度拓展至淮北河南,囊括了大半个山东半岛,拥有了整个南朝时期最佳的地缘环境和最广的战略空间,从而在拓跋鲜卑武力鼎盛时期顶住了来自北方的强大军事压力。

南朝重骑兵

刘宋立国前期,南北对抗的重点是所谓河南四镇:金墉、虎牢、滑台和碻磝。但450年元嘉之战期间,北魏军在江淮之间烧杀掳掠,使得南朝元气大伤,北强南弱的格局从此愈加明显,南朝的势力逐渐从淮北退缩至淮南。

495年,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后,原河南四镇都成了北魏的内地,此后南北对峙的重点就转移到了淮河一线。从西至东,义阳(今河南信阳)、寿阳(即寿春)、钟离(今安徽凤阳东北)和淮阴(今属江苏)为淮南的四处重镇。这四镇成为南北争夺新的焦点。

自古古人重视骑兵,因为骑兵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钱财支撑,骑兵在古代作为最重要的重兵装甲部队,移动速度快,承受的重力也大,同时战斗力也很卓越,是最有效的杀敌兵种。所以骑兵在古代是最受重视的兵种,在没有更有威力的火药这样的武器出现以前,骑兵就是一个部队的灵魂和领头羊。

但是,养一只骑兵所需要的财力足够养二十只步兵了。你们想想,养一支骑兵首先需要一个马场,然后需要驯马师,需要饲料和大量的水,然后士兵哈需要和马进行熟悉和磨合,再然后马还需要更大的开阔地带去训练,这些都是一系列的配套设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结果一上战场就牺牲了很多马和士兵,那这时候就需要有候补啊。骑兵的训练难度也大很多,马需要繁殖长大,人也需要和马进行完美的结合,所以骑兵还需要大量的候补,这个财力可想而知。

在孝文帝迁都的495年,北魏就开始不断地攻打淮南各个要隘。500年,南齐豫州刺史裴叔业因害怕被昏君萧宝卷杀害,向北魏上表投降。北朝也立刻抓住机遇,宣武帝马上派彭城王元勰率十万大军前去受降,占领了寿阳,从而拥有了在淮南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据点,还打败了前来阻击的齐军,进而攻占合肥。

公元503年十月,北魏中山王元英率军攻打义阳,城中守军一直坚守到次年八月,因势穷力竭、援军不继,被迫投降。义阳以南有著名的义阳三关:平靖关、黄岘关和武阳关,在今天的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这三关守将见义阳已失,且惧怕魏军势大,都放弃关隘逃走。梁朝(此时南朝已是齐梁更迭)只能在三关以南的南义阳另设置司州,把防线移到今天的湖北省境内。因此,在梁朝初年,南朝的战略态势更加不利。

北魏与南梁对峙

▍钟离之战序幕

梁武帝萧衍即位之初,雄心勃勃地准备大干一番,改变此前的颓势,而北魏方面也企图进一步扩大战果。

502年,北魏扬州刺史任城王元澄本来打算用十万兵在百天之内攻占淮南另一重镇钟离,后因无法筹集到所需的粮食,只好作罢。但在此后的两年内,魏军不断攻略钟离和附近城池;而梁军也不甘示弱,504年,梁将姜庆真率军一度袭占了寿阳城的外围,后因魏军死守而不能克,被迫解围而去。

505年,梁武帝决心大举攻魏,命弟弟临川王萧宏统领大军出屯洛口(今安徽淮南东,为洛涧入淮河处)。南朝为此次北伐做了充分的准备,其军容之盛不亚于当年的刘宋元嘉之役。次年,梁将张惠绍攻克宿预(今江苏宿迁东南),昌义之攻克寿阳以东的梁城,名将韦睿收复了合肥。而原来投降北魏的叛将陈伯之也率众八千反正来归。

此时的军事形势对于梁朝来说非常有利,可惜统帅萧宏却是一个只会敛财、贪生怕死的懦夫。正当梁军取得一系列胜利的时候,魏将邢峦率领援军渡过淮河,与元英所部会合,准备反攻梁城。萧宏得报后,心中害怕,便召集众将,商议退兵。遭到包括昌义之在内的好几员大将的反对,他怕犯众怒,只得作罢,却也不敢再进军了。

506年九月二十七日夜,洛口突然下了一场暴风雨,梁朝军心不免浮动。但性格懦弱的萧宏却以为魏军乘夜来袭,吓得只带了几个随从,连夜逃走。主帅临阵脱逃,梁军失去了主心骨,军心顿时大乱,士卒纷纷逃散,武器辎重全都弃之不顾,人马自相践踏,死伤者不下五万人。昌义之、张惠绍得知洛口兵溃的消息,被迫放弃已经收复的城池,引兵撤退。正在淮河上游围攻义阳的梁军,也被迫解围而走。本来大好的局面就被这样一个昏庸无能的主帅给葬送了,这一幕仿佛就是刘宋元嘉北伐的重演。

▍鏖战与火攻

洛口兵败的消息传到建康,梁武帝来不及责罚他的宝贝弟弟。而是赶紧命昌义之率军去坚守重镇钟离,以防魏军乘势来攻。寿阳还未收复,要是钟离再陷入敌手,这南朝的半壁江山可就岌岌可危了。

十月,北魏宣武帝派中山王元英和勇将杨大眼率领数十万大军攻打钟离,一场中国古代著名的城池攻防战打响了。元英计划在八十天之内攻下钟离,为此他厉兵秣马,筹集了大量的粮草。面对几十万敌军,昌义之属下的守城士卒只有三千人。

攻城的魏军用车子装土填壕,步兵跟着车辆运土,骑兵紧跟在后面。前面运土的人转身若是慢了点,后面的土倒下来,就会连人带土一起掉下去。壕沟填满之后,冲车就往城墙上撞去,每撞一下,就掉下一大块泥。守军也储备了大量的泥土,哪里撞坏就修补哪里。魏军日夜连番攻城,冲车冲撞,守军也顽强抵抗,尸体堆积得几乎和城墙一样高,但城池始终没有陷落。

钟离攻防战

梁武帝派大将曹景宗率二十万大军驰援钟离。507年二月,又名韦睿领兵前往钟离,受曹景宗节制。韦睿得令后,立刻率部从合肥出发,十天后赶到了钟离城外的邵阳洲。这个洲是淮河中间的一个小岛,魏军在洲的两头造桥,使淮河两岸联成一体,北岸的军需物资可以源源不断地运至南岸,补给攻城部队。先到的曹景宗部已在洲尾安营筑城。

韦睿军到后,在随军的工程专家冯道根的主持下,在曹部营寨的前方,只花了一夜功夫,又在洲上另筑一城,距离魏军的营垒只有一百多步的距离。元英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吃一惊。曹景宗为使钟离城内守军宽心,派遣几个精通水性的兵士,潜水至城内通报消息。城中得知援军已至,特别是名将韦睿到来,顿时士气大振。

钟离之战路线图

元英打算先击败南朝的援军,再攻打钟离城。他先派猛将杨大眼率一万多重骑兵去攻打梁军。杨大眼,武都(今属甘肃)人,乃仇池氐族首领杨难当之孙,勇冠三军、力能搏虎,故时人常将他比作三国时期的关张。相比之下,梁朝的名将韦睿却因身体瘦弱而不能骑马,每逢作战时都坐在木质的小轿子里指挥军队,但勇气和谋略却远远胜过一般将领,北朝人闻其大名,尊称为“韦虎”。

杨大眼凭着血气之勇,指挥重骑兵猛攻,企图一举冲垮梁军防线。韦睿则下令将车辆联结起来构成坚固阵线,魏军怎么也冲不进去。杨大眼见一时不能得手,便命令骑兵将车阵团团围住,韦睿就针锋相对地下令士卒用强弓硬弩猛射,魏军顿时死伤累累。杨大眼本人右臂也中了一箭,只得撤退。

次日,不甘失败的元英亲自出马,率军来攻,又被韦睿击退。当天晚上,魏军再次猛攻,飞矢如蝗,韦睿坐在新筑的城上,指挥若定,毫无惧色。儿子韦黯请他暂时下城避箭,被他坚决拒绝。这一夜,魏军白白消耗了大量的箭只,还是一无所获。

前方激战正酣之即,在建康的梁武帝最终定下了火攻之计。他令曹景宗加高战船,使得船与淮河桥的高度相同;又令二将分工,韦睿攻南桥,曹景宗攻打北桥。此时已是三月,正值春水暴涨之即,淮河的水位一下子高了六七尺。韦睿命冯道根等将乘着战船进攻邵阳洲上的魏军,另用小船装上茅草,浇上油,推上去烧桥。一时之间,风助火威,顿时漫天烟火,那些一下子烧不完的桥和栅栏,也被梁军士兵们或拔或砍,很快便化为乌有。

洲上的魏军深陷水火之中,走投无路,只能束手待毙,全部被梁军歼灭。梁军将士,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喊杀声惊天动地。元英见大势已去,拔脚先溜,杨大眼随后也烧掉营帐撤走。魏军毫无斗志,顿时兵败如山倒,所有的营垒陆续崩溃,武器甲胄,悉数抛弃,落水而死的不下十万之众,梁军斩杀的亦有此数。淮河两岸,尽是魏军尸体,惨不忍睹,这一幕真和楚汉战争时期的彭城之战有的一比。

韦睿派人进城通报昌义之。已困守钟离孤城数月,引颈望救的昌义之得知这一消息后,悲喜交加,连声高呼:“更生(复活),更生!”梁军乘势掩杀,又俘获了五万魏军,缴获的军械、辎重和粮草堆积如山。元英仅以身免,当他逃到梁城时,只剩下一人一骑,狼狈不堪。

▍水攻徒劳无功

钟离之战,梁朝虽然大获全胜,但是寿阳重镇依然在魏军手中,这对梁朝来说如鲠在喉,是梁武帝的一块心病。此后数年,南北双方又展开了一系列拉锯战,梁朝虽然一度收复了义阳三关,但又旋得旋失。

正当萧衍一筹莫展之际,有一个叫王足的北魏降将向他建议在淮河上建造一大坝,引淮河水灌寿阳城。依照古代的工程技术,这实际上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疯狂计划。梁武帝派水工陈承伯和材官将军祖恒(祖冲之之子)前去现场勘察地形,两人实地勘察后都反对建坝,但萧衍一意孤行,置若罔闻。

最终坝址选择在淮河的浮山峡内,故而称之为浮山堰。梁武帝命康绚驻钟离,主持筑堰工程,并从徐、扬二州征发二十万民夫和士卒从事修筑。 工程历时一年,到516年四月终于落成。浮山堰全长九里(约3700米),底部宽一百四十丈(约400米),顶部宽四十五丈,高二十丈。堰上种植柳树,还建有梁军的营垒。

大坝建成后,淮河上游水位大大提高,寿阳全城都浸泡在水里,城内居民被迫搬到山岗上去居住。为了完成这项浩大工程,前后累死、病死、冻死民夫士卒多达十几万人,百姓为此不堪重负,民怨沸腾。而梁武帝却得意洋洋,认为不久便可将寿阳全城人一网打尽。

梁武帝萧衍

北魏朝廷对于梁朝修筑浮山堰的举动十分重视。在筑堰期间,多次派军队攻打浮山堰,但都被梁军击退。516年正月,又加派尚书仆射李平镇守寿阳,统辖淮南诸军。后来,临朝听政的胡太后又打算派任城王元澄率大军南征。但李平对此却不以为然,说无需动用一兵一卒,这浮山堰迟早要垮掉。

果然不出李平所料,516年9月13日,淮河水位暴涨,浮山堰这个巨型豆腐渣工程瞬间便被洪水冲垮。大坝跨的时候,声震如雷,方圆三百里之内都可以听到。沿淮河两岸的城镇营寨村落和十几万人都被洪水冲入大海,无数人力物力白白浪费。

▍尾声

523年,自孝文帝南迁以来就饱受歧视、心中早已积压着一团怒火的北魏边防重镇怀荒镇的镇民揭竿而起,杀死了贪鄙的镇将于景,导致北魏灭亡的六镇大起义爆发,关陇、河北各族纷纷起兵相应,一时天下骚然。自439年太武帝拓跋焘灭北凉统一了黄河流域以来,中国北方重新陷入了大混乱的局面。

南朝趁此良机,在526年一举收复了寿阳,梁武帝多年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日后导致南朝一蹶不振的侯景之乱也恰恰是从寿阳城发端。而梁武帝本人的结局也非常不妙,他于549年被叛将侯景囚禁在台城之中活活饿死。

此后,彻底失去两淮屏障的南朝已是苟延残喘,而北方经过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乱之后重新统一。南北之间的实力对比更为悬殊,不可逆转。589年,取代北周的隋朝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南下攻灭陈朝,中国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而隋唐以后,随着大运河的开凿、水文条件的变化以及中国政治中心的东移,寿阳的战略地位逐步下降,不复当年的盛况,最终和浮山堰一起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铝型材加工中心

喜得狼

天津市电缆总厂分厂

相关阅读